• <nav id="ok4g4"></nav>
    <menu id="ok4g4"><tt id="ok4g4"></tt></menu>
  • <nav id="ok4g4"><nav id="ok4g4"></nav></nav>
  • ?

    李白《答王十二寒夜獨酌有懷》“曾參豈是殺人者?讒言三及慈母驚”全詩賞析

    來源:海博學習網 www.berlines-aeroport.com    發布時間:2013-12-28 22:24
    答王十二寒夜獨酌有懷

    昨夜吳中雪,子猷佳興發。
    萬里浮云卷碧山,青天中道流孤月。
    孤月滄浪河漢清,北斗錯落長庚明。
    懷余對酒夜霜白,玉床金井冰崢嶸。
    人生飄忽百年內,且須酣暢萬古情。
    君不能貍膏金距學斗雞,坐令鼻息吹虹霓。
    君不能學哥舒,橫行青海夜帶刀,西屠石堡取紫袍。
    吟詩作賦北窗里,萬言不值一杯水。
    世人聞此皆掉頭,有如東風射馬耳。
    魚目亦笑我,謂與明月同。
    驊騮拳跼不能食,蹇驢得志鳴春風。
    《折楊》《黃華》合流俗,晉君聽琴枉《清角》。
    《巴人》誰肯和《陽春》,楚地猶來賤奇璞。
    黃金散盡交不成,白首為儒身被輕。
    一談一笑失顏色,蒼蠅貝錦喧謗聲。
    曾參豈是殺人者?讒言三及慈母驚。
    與君論心握君手,榮辱于余亦何有?
    孔圣猶聞傷鳳麟,董龍更是何雞狗!
    一生傲岸苦不諧,恩疏媒勞志多乖。
    嚴陵高揖漢天子,何必長劍拄頤事玉階。
    達亦不足貴,窮亦不足悲。
    韓信羞將絳灌比,禰衡恥逐屠沽兒。
    君不見李北海,英風豪氣今何在!
    君不見裴尚書,土墳三尺蒿棘居!
    少年早欲五湖去,見此彌將鐘鼎疏。
    李白《答王十二寒夜獨酌有懷》鑒賞


    1.王十二:生平不詳。王曾贈李白《寒夜獨酌有懷》詩一首,李白以此作答。
    2.子猷:《世說新語·任誕》:"王子猷居山陰,夜大雪,眠覺,開室命酌酒,四望皎然,因起彷徨,詠左思《招隱》詩,忽憶戴安道。時戴在剡,即便夜乘小船就之。經宿方至,造門不前而返。人問其故,王曰:'吾本乘興而行',興盡而返,何必見戴?"此以子猷擬王十二。
    3.中道:中間。流孤月:月亮在空中運行。
    4.蒼浪:即滄浪。王琦注:"滄浪,猶滄涼,寒冷之意。"這里有清涼的意思。河漢:銀河。
    5.長庚:星名,即太白金星?!对?middot;小雅·大東》:"東有啟明,西有長庚"。古時把黃昏時分出現于西方的金星稱為長庚星。
    6.玉床:此指井上的裝飾華麗的欄桿。
    以上十句為第一段,描寫王十二雪夜獨酌、懷念遠人(李白)的情景。
    7.貍膏:用狐貍肉煉成的油脂,斗雞時涂在雞頭上,對方的雞聞到氣味就畏懼后退。金距:套在雞爪上的金屬品,使雞爪更鋒利。
    8.坐令句:王琦注:"玄宗好斗雞,時以斗雞供奉者,若王準、賈昌之流,皆赫奕可畏"。李白《古風·大車揚飛塵》:"路逢斗雞者,冠蓋何輝赫,鼻息干虹霓"。
    9.哥舒:即哥舒翰,唐朝大將,突厥族哥舒部人。曾任隴右、河西節度使?!短綇V記》卷四九五《雜錄》:"天寶中,哥舒翰為安西節度使,控地數千里,甚著威令,故西鄙人歌之曰:'北斗七星高,哥舒夜帶刀。吐蕃總殺盡,更筑兩重濠。'"西屠石堡:指天寶八載哥舒翰率大軍強攻吐蕃的石堡城?!杜f唐書·哥舒翰傳》:"吐蕃保石堡城,路遠而險,久不拔。八載,以朔方、河東群牧十萬眾委翰總統攻石堡城。翰使麾下將高秀巖、張守瑜進攻,不旬日而拔之。上錄其功,拜特進,鴻臚員外卿,與一子五品官,賜物千匹,莊宅各一所,加攝御史大夫。"紫袍:唐朝三品以上大官所穿的服裝。
    10.直:通"值"。
    以上九句為第二段,揭露當時權貴當道,專橫跋扈,正直的讀書人卻被排斥。此明為王十二鳴不平,實亦己之不平。
    11.明月:一種名貴的珍珠?!段倪x》卷二九張協《雜詩十首》之五:"魚目笑明月"。張銑注:"魚目,魚之目精白者也。明月,寶珠也。"此以魚目混為明月珠而喻朝廷小人當道。
    12.驊騮:駿馬,此喻賢才。蹇驢:跛足之驢,此喻奸佞。
    13.《折揚》、《黃華》:黃華又作皇華、黃花?!肚f子·天地》:"大聲不入于里耳,《折楊》、《皇華》則嗑然而笑。"成玄英疏:"《折楊》、《皇華》,蓋古之俗中小曲也,玩狎鄙野,故嗑然動容"?!肚褰恰罚呵{名。傳說這個曲調有德之君才能聽,否則會引起災禍。據《韓非子·十過》載:春秋時晉平公強迫帥曠替他演奏《清角》,結果晉國大旱三年,平公也得了病。
    14.《巴人》:即《下里巴人》,古代一種比較通俗的曲調?!蛾柎骸罚杭础蛾柎喊籽?,古代一種比較高雅的曲調。奇璞:《韓非子·和氏》:"楚人和氏得玉璞楚山中,奉而獻之厲王。厲王使玉人相之。玉人曰:'石也。'王以和為誑而刖其左足。及厲王薨,武王即位,和又奉其璞而獻之武王。武王使玉人相之,又曰:'石也。'王又以和為誑而刖其右足。武王薨,文王即位。和乃抱其璞而哭于楚山之下,三日三夜,淚盡而繼之以血。王聞之,使人問其故曰:'天下之刖者多矣,子奚哭之悲也?'和曰:'吾非悲刖也,悲夫寶玉而題之以石,貞士而名之以誑,此吾所以悲也。'王乃使玉人理其璞,而得寶焉。遂名曰和氏之璧"。
    15.蒼蠅:比喻進讒言的人?!对?middot;小雅·青蠅》:"營營青蠅,止于樊,豈弟君子,無信讒言。"貝錦:有花紋的貝殼,這里比喻讒言?!对娊?middot;小雅·巷伯》:"萋兮斐兮,成是貝錦。彼譖人者,亦已太甚。"兩句意為:談笑之間稍有不慎,就會被進讒的人作為罪過進行誹謗。
    16.曾參:春秋時魯國人,孔子的門徒?!稇饑?middot;秦策二》:"曾子處費,費人有與曾子同名姓者而殺人。人告曾子母曰:'曾參殺人。'曾子之母曰:'吾子不殺人'??椬匀?。有頃焉,一人又曰:'曾參殺人'。其母尚織自若也。頃之,一人又告之曰:'曾參殺人'。其母懼,投杼,逾墻而走"。
    以上十四句為第三段,通過一連串的比喻,揭露當時是非不明、邪正不分的社會現實;抒寫自己曲高和寡,遭人讒毀的悲憤。
    17.傷鳳鱗:《論語·子罕》:"子曰:'鳳鳥不至,河不出圖,吾已矣夫!'"《史記·孔子世家》:"魯哀公十四年春,叔孫氏車子鉏商獲獸,以為不祥。仲尼視之曰:'麟也。'嘆之曰:'河不出圖,雒不出書,吾已矣夫!'顏淵死,孔子曰:'天喪予!'及西狩見麟,曰:'吾道窮矣。'"
    18.董龍:《資治通鑒》卷一OO晉紀穆帝永和十二年:秦司空王墮性剛毅。右仆射董榮,侍中強國皆以佞幸進,墮疾之如仇。每朝見,榮未嘗與之言?;蛑^墮曰:'董君貴幸如此,公宜小降意接之。'墮曰:'董龍是何雞狗?而今國士與之言乎!'"胡三省注:"龍,董榮小字。"
    19.不諧:不能隨俗。恩疏:這里指君恩疏遠。媒勞:指引薦的人徒費苦心。乖:事與愿違。
    20.嚴陵:即東漢隱士嚴光,字子陵,曾與光武帝劉秀同學。劉秀做皇帝后,嚴光隱居。帝親訪之,嚴終不受命(見《后漢書》卷八三《逸民傳》)。長劍拄頤:《戰國策·齊策六》?quot;大冠若箕,修劍拄頤。"事玉階:在皇宮的玉階下侍候皇帝。
    21.韓信:漢初大將,淮陰人。楚漢戰爭期間,曾被封為齊王。漢王朝建立后,改封楚王,后降為淮陰侯?!妒酚?middot;淮陰侯列傳》載:韓信降為淮陰侯后,常稱病不朝,羞與絳侯周勃、潁陰侯灌嬰等并列。
    22.彌衡:漢末辭賦家?!逗鬂h書》卷一一O《彌衡傳》:"彌衡……少有才辯,而氣尚剛毅,矯時慢物……是時許都新建,賢士大夫四方來集?;騿柡庠唬?#39;盍從陳長文、司馬伯達乎?'對曰:'吾焉能從屠沽兒耶!'"
    23.李北海:即李邕(參前《上李邕》詩注)。
    24.裴尚書:即裴敦復,唐玄宗時任刑部尚書。李、裴皆當時才俊之士,同時被李林甫殺害。
    25.五湖:太湖及其周圍的四個湖。五湖去,是借春秋時越國大夫范蠡功成身退,隱居五湖的故事(詳見《史記·貨殖傳》),說明自己自少年時代就有隱居之志。彌:更加。鐘鼎,鳴鐘列鼎而食,形容貴族人家的排場。這里代指富貴。
    以上十八句為第四段,慨言榮辱窮達之不足論。
    前人有疑此詩非李白所作者,如蕭士赟曰?;造語用事,錯亂顛倒,絕無倫理,董龍一事,尤為可笑,決非太白之作。"此說顯系推測,不足以服人?!独钐自姶肌吩疲?quot;此篇蕭士赟以為偽作,嚴滄浪斷為太白作。余從嚴說。嚴云'青天中道流孤月'是寫其心胸。"詹锳《李白詩文系年》:"樂史、呂縉叔皆宋初人,而及見之,似非五代間人所可偽造。"

    曾參豈是殺人者讒言三及慈母驚。
     ①曾參:孔子的弟子,有很好的道德修養。
    ②三及:三次談及曾參殺人的事。
        這兩句表現了詩人對讒言誣陷的極端憎惡。據《戰國策·秦武王謂甘茂》載:“昔者曾子處費,費人有與曾子同名姓者而殺人,人告曾子母曰:‘曾參殺人。’曾子之母曰:‘吾子不殺人。’織自若。有頃焉,人又曰:‘曾參殺人。’其母尚織自若也。頃之,一人又告之曰:‘曾參殺人。’其母懼,投杼逾墻而走。(扔掉織布的梭子,越墻而逃)”這就是“身非曾參而有三及之讒”。意思是說,以曾參之賢,并非殺人者,其母尚惑于“三及”。即是說,雖無事實根據,但進讒的多,不由得人不信。詩人深受讒言之害,因而對讒言及讒言害人者極為痛恨,這兩句即以“身非曾參而有三及之讒”的典故,表示了自己的憤懣之情。


    《答王十二寒夜獨酌有懷》這首詩突出反映了李白反權貴精神。詩長、典故多,不太好懂,但要讀懂。王十二:是李白的朋友,他有一首《寒夜獨酌有懷》的詩贈李白,李白這首詩是答詩,大約寫于天寶八載,這已是李白二入長婆以后的事。

    【題解】

        此詩大作于唐玄宗天寶八、九載。此時,李白被迫離開長安已經五年。初出長安時,詩人雖有不平之鳴,在其后來詩歌中也時時表露出棄世遠遁之心,但他仍然心系朝廷,憂念時局。

        這首七言古詩,題意是說王十二寄來《寒夜獨酌有懷》詩,今以此作答。王十二,生平不詳,十二為排行。詩中反映了安史之亂動蕩前夕,唐王朝賢愚顛倒、遠賢親佞的黑暗現實,以及志士仁人的憤懣不遇之情,在其佯狂放誕的歌詠背后隱藏著深沉的時代悲感。此詩可謂李白作品中最具代表性的政治抒情詩之一。

    【鑒賞】
    李白的朋友王十二寫了一首題為《寒夜獨酌有懷》的詩贈給李白,李白便寫了這首答詩,酣暢淋漓地抒發情懷。
      詩的前八句敘事,設想王十二懷念自己的情景。詩人沒有正面點明,而是巧妙地借用了東晉王子猷訪戴的典故來暗示。王十二與王子猷同姓,前者是寒夜懷友,后者是雪夜懷友,情境相似。戴安道與王子猷都是當時的名士,用這個典故,也有表明詩人自己與王十二品格高潔的意思。
      為了襯托王十二對朋友的美好感情,詩人把王十二懷友時的環境也描繪得很美。本來萬里天空布滿了浮云,等到王十二懷友的“佳興”一發,那碧山似的浮云就突然收卷起來,孤月懸空,銀河清澄,北斗參差,清明的夜色給人以夜涼如水之感。在皎皎月光下,滿地夜霜,一片晶瑩明凈,井邊的欄桿成了“玉床”,井成了“金井”,連四周的冰也嶙峋奇突,氣概不凡。
      這是詩人憑借豐富的想象創造出來的美好境界,佳境佳興,景真情真,好象王十二就出現在面前,詩人怎能不傾心吐膽,暢敘情懷呢?
      “人生飄忽百年內,且須酣暢萬古情”是過渡句,它既承上文的“懷余對酒”,又啟下文的抒懷。下面,詩分三個層次,洋洋灑灑地抒寫詩人的萬古情懷。
      第一層,“君不能貍膏金距學斗雞”至“楚地猶來賤奇璞”,感慨賢愚顛倒、是非混淆的現實。
      一開始,詩人寫佞幸小人得勢,連用兩個“君不能……”,感情噴薄而出,鄙夷之情難以遏止。寫斗雞徒,用“貍膏金距”四字,寫出他們為了投皇帝所好,挖空心思,出奇爭勝的丑惡行徑。“坐令鼻息吹虹霓”,用漫畫式的筆法,描繪得寵雞童驕橫愚蠢的丑態。李白也反對那種以武力屠殺來邀功的人,“橫行青海夜帶刀,西屠石堡取紫袍”,僅僅兩句,一個兇悍的武人形象就躍然紙上。
      接著寫志士才人受壓的情景。以學識濟天下,這是詩人所向往的??墒撬麄兊牟拍芡荒転槭浪?,“世人聞此皆掉頭,有如東風射馬耳”,形象地描繪出才志之士不被理解、不被重視的處境。
      詩人對這種社會現實十分憤慨。他用了兩個通俗的典故做比喻。一個是魚目混珠。用“笑”字把“魚目”擬人化了,“魚目”把才高志雄的詩人比作明月珠,然后又進行嘲笑,小人得志的蠢態,被刻畫得淋漓盡致。二是以驊騮和蹇驢比喻賢人與庸才。這也是很常見的。賈誼《吊屈原賦》云:“騰駕罷牛,驂蹇驢兮;驥垂兩耳,服鹽車兮。”李白在這里卻進一步用“拳跼”二字寫出了良馬壓抑難伸的情狀,用“鳴春風”寫出了跛腳驢子的得意神態,兩相對照,效果分外鮮明。尋常俗典,一經詩人手筆,便能煥發出奇馨異彩。
      最后寫造成這種現實生活中賢愚顛倒的原因,是統治集團無德無識。寫他們目不明,用了和氏璧的典故。寫他們耳不聰,用了聽樂的典故?!蛾柎喊籽分?、《清角》之調,他們不僅聽不懂,而且象德薄的晉平公一樣,不配聽。
      第二層,“黃金散盡交不成”至“讒言三及慈母驚”,寫自己受讒遭謗的境遇。
      李白很想通過廣泛交游,來施展自己的才能和抱負??墒?ldquo;黃金散盡交不成”,嘗盡了世態的炎涼,還時時受到蒼蠅一類小人花言巧語的誹謗。讒言之可畏,就象曾母三次聽到“曾參殺人”的謠言,也信以為真那樣。
      第三層,“與君論心握君手”以下,寫詩人所持的態度和今后的打算。“與君論心握君手”,詩人以對老朋友談心的方式披露了自己的胸懷。面對現實,他決定置榮辱于度外,而羞與小人為伍。這時詩人的感情也由前面的揶揄嘲諷,轉為憤激不平,詩意起伏跳宕,奇突轉折。“孔圣猶聞傷鳳麟”,象孔子那樣的圣人,尚不能遭逢盛世實現他的理想,何況我呢?“董龍更是何雞狗”,如董龍之輩的李林甫、楊國忠這些寵臣又算什么東西!詩人的心情抑郁難平,因而發出了“一生傲岸苦不諧,恩疏媒勞志多乖”的聲聲慨嘆。接著,詩人又以嚴陵、韓信、禰衡這些才志之士作比,表現出傲岸不屈、不為茍合的高潔人格和豁達大度的胸懷。詩人任憑感情自由奔瀉,如長江大河,有一種浪濤奔涌的自然美??梢哉f,詩人是嘻笑怒罵皆成文章,英風豪氣溢于筆端。
      最后寫今后的打算:浪跡江湖,遠離污穢的朝廷。連用兩個“君不見”的句式,與前面的“君不能……”、“與君論心……”相呼應,使暢敘衷腸的氣氛更濃。這里提到的與李白同時代的李邕和裴敦復,被當朝宰相殺害了,李白把他們的遭遇作為賢愚顛倒、是非混淆的例證提出來,憤慨地表示:“見此彌將鐘鼎疏”。詩人這種襟懷磊落、放言無忌的精神,給詩歌披上了一層奪目的光彩。
      不錯,李白早就有泛舟五湖的打算,但他的歸隱有一個前提,就是須待“事君之道成,榮親之義畢”(《代壽山答孟少府移文書》)?,F在,既然還沒能做出一番轟轟烈烈的事業來“事君榮親”,當然也就不會真的去歸隱。所謂“泛五湖”、“疏鐘鼎”,只不過是他發泄牢騷和不滿的憤激之詞。
      宋人陳郁說:“蓋寫形不難,寫心唯難也。”(《藏一話腴》)這首詩,卻正是把詩人自己的內心世界作為表現對象。詩以議論式的獨白為主,這種議論,不是抽象化、概念化的說教,而是“帶情韻以行”(沈德潛《說詩晬語》六十),重在揭示內心世界,刻畫詩人的自我形象,具有鮮明的個性特點。即使是抒發受讒遭謗、大志難伸的憤懣之情,也是激情如火,豪氣如虹,表現了詩人糞土王侯、浮云富貴,不與統治者同流合污的精神。同時又由于詩人對生活觀察的深刻和特有的敏感,使這首詩反映了安史之亂大動蕩前夕,李唐王朝政治上賢愚顛倒、遠賢親佞的黑暗現實。全詩具有強烈的感情色彩,激情噴涌,一氣呵成,具有一種排山倒海的氣勢,讀之使人心潮難平。





    相關閱讀

    李白《秋登宣城謝朓北樓》“兩水夾明鏡,雙橋落彩
    李白《秋風詞》“長相思兮長相憶,短相思兮無窮極
    李白《獨不見》閱讀答案及全詩翻譯賞析
    李白《贈友人三首》“人生貴相知,何必金與錢?”
    李白《入清溪行山中》閱讀答案附賞析
    李白《宿五松山下荀媼家》“田家秋作苦,鄰女夜舂

    有幫助
    (3)
    ------分隔線----------------------------
    ? 人妻杂交高HNP
  • <nav id="ok4g4"></nav>
    <menu id="ok4g4"><tt id="ok4g4"></tt></menu>
  • <nav id="ok4g4"><nav id="ok4g4"></nav></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