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ok4g4"></nav>
    <menu id="ok4g4"><tt id="ok4g4"></tt></menu>
  • <nav id="ok4g4"><nav id="ok4g4"></nav></nav>
  • ?

    當前位置: 首頁 > 詩詞名句 > 宋詞名句 >

    長溝流月去無聲,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陳與義《臨江仙》賞析

    來源:海博學習網 www.berlines-aeroport.com    發布時間:2013-06-16 10:21
    長溝流月去無聲。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
         [譯文]   入夜,月光隨著無聲的河水靜靜地流逝,我在那杏花疏影里吹起短笛,不知不覺已曙色滿天。
         [出自]   南宋  陳與義    《臨江仙》
    《臨江仙》   
    陳與義

            憶昔午橋橋上飲,坐中多是豪英。
       長溝流月去無聲,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
        二十馀年成一夢,此身雖在堪驚。
       閑登小閣看新晴,古今多少事,漁唱起三更。

    注釋]
      1.午橋:橋名,在洛陽縣南十里外。
      2.長溝:此句即杜甫《旅夜書懷》“月育大江流”之意,謂時間如流水般逝去。
      3.漁唱:打漁人的歌兒。這里作者嘆惜前朝興廢的歷史。
      4.三更:古代漏記時,自黃昏至指曉分為五刻,即五更,三更正是午夜。
            5、豪英:此指文人雅士,作者的友人。
           6、長溝流月:月光隨波流去,也比喻時光流逝。
            7、堪驚:可驚。
            8、看新晴:雨后初晴的月夜景色。
       

    [譯文]
           回憶起昔日在洛陽午橋上的痛飲,座客大多是豪杰英雄。長河上倒映的明月,像是隨著河水悄悄地流動。我們同坐在杏花的疏影下,長笛一直吹到天明。
           如今二十多年過去,宛如一夜長夢。雖然此身還在人世,一想到國破家亡,朋友流散,仍然感到心驚。閑來無事時登上小樓觀賞雨后的晴空。古今多少興亡成敗,都好像融進了三更時的漁歌之中。

    賞析:
    這首詞寫作者追憶當年的游賞聚會,因此方淪陷,無法歸去,他想到故鄉洛陽,不禁無限感慨。詞中以淡語寫哀傷,顯得格外含蓄深沉。午橋是中唐名相裴度的別墅,裴度又是維護朝廷集權,反對藩鎮割據,堅決主張武力鎮壓淮西吳元濟叛亂并取得成功的人物,屬中興名臣。上片開頭寫在午橋豪飲,盡是英杰,表現出當年是位血氣方剛,立志報國的志士。“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是傳誦之名句,情境俱現,風格俊朗。上片是關于“洛中舊游”的回顧。下片是感慨抒懷。過片一句推進到當今,“如一夢”、“堪驚”等言,往事如煙,二十年風雨顛沛,交游零落,國事滄桑,盡括其中。末尾將古今興亡,收攏到三更漁唱,空靈凄忱,余韻不盡。尾二句化用張升《離亭燕》詞:“多少六朝興廢事,盡入漁樵閑話”之意。“三更”只是為了押韻,不必拘滯。尾二句宕開,故作曠達語,尤覺嘆惋之意裊裊不絕。全詞在豪放中見深婉,情真意切,空靈超曠。胡仔評曰:“清婉奇麗,簡齋惟此詞為最優”(《苕溪漁隱叢話》)。全詞在豪放中見深婉,情真意切,空靈超曠。
          這首詞在藝術上疏快明亮,渾成自然,不假雕飾。作者在抒發悲慨之情時,“不直寫事實,而用空靈的筆法以唱嘆出之,”能化實為虛,意在言外,耐人尋味。故此詞備受歷代詞論家的欣賞,稱其為“神到之作”、“筆意超曠,逼折大蘇”。
            這首《臨江仙》詞大概是在高宗紹興五年(1135)年或六年(1136)年陳與義退居青墩鎮僧舍時所作,當時作者四十六或四十七歲。陳與義是洛陽人,他追憶起二十多年前的洛陽中舊游,那時是徽宗政和年間,當時天下太平無事,可以有游賞之樂。其后金兵南下,北宋滅亡,陳與義流離逃難,備嘗艱苦,而南宋朝廷在南遷之后,僅能自立,回憶二十多年的往事,真是百感交集。但是當他作詞以抒發此種悲慨之時,并不直抒胸臆,而且用委婉的筆調唱嘆而出(這正是作詞的要訣)。上片是追憶洛中舊游。午橋在洛陽南,唐朝裴度有別墅在此。“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二句,的確是造語“奇麗”(胡仔評語,見《苕溪漁隱叢話后集》卷三十四),一種良辰美景,賞心樂事,宛然出現詞人心目中。但是這并非當前實境,而是二十多年前浩如煙海的往事再現而已。劉熙載說得好,“陳去非……《臨江仙》:”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此因仰承’憶首‘,府注’一夢‘,故此二句不覺豪酣轉成悵悒,所謂好在句外者也。“(《藝概》卷四)下片起句”二十馀年如一夢,此身雖在堪涼。“一下子說到當前,兩句中包含了二十多年無限國事滄桑、知交零落之感,內容極充實,運筆也極空靈。”閑登小閣“三句,不再接上文之意進一步抒發悲嘆,而是直接去寫,作者想到國家的興衰自己的流離失所,于是看新晴,聽漁唱,將沉重悲憤的情感轉化為曠達之情。
        這首詞節奏明快,渾成自然,如水到渠成,不見矯揉造作之跡。張炎稱此詞“真是自然而然”(《詞源》卷下)。然“自然”并不等于粗露淺顯,這就要求作者有更高的文學素養。彭孫迥說得好,“詞以自然為宗,但自然不從追琢中來,亦率易無味。如所云絢爛之極仍歸于平淡。……若《無住詞》之‘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自然而然者也”。




    相關閱讀

    “可惜流年,憂愁風雨,樹猶如此”全詞翻譯賞析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蘇軾《水
    “風來綠樹花含笑,恨入西樓月斂眉”全詞翻譯賞析
    “天涯舊恨,試看幾許銷魂?”全詞翻譯賞析
    “天涯萬一見溫柔。瘦應緣此瘦,羞亦為郎羞”全詞
    明月如霜,好風如水,清景無限。--蘇軾《永遇樂》全

    有幫助
    (0)
    ------分隔線----------------------------
    ? 人妻杂交高HNP
  • <nav id="ok4g4"></nav>
    <menu id="ok4g4"><tt id="ok4g4"></tt></menu>
  • <nav id="ok4g4"><nav id="ok4g4"></nav></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