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ok4g4"></nav>
    <menu id="ok4g4"><tt id="ok4g4"></tt></menu>
  • <nav id="ok4g4"><nav id="ok4g4"></nav></nav>
  • ?

    當前位置: 首頁 > 宋詞精選 > 柳永詞集 >

    柳永《戚氏》宋詞賞析

    來源:海博學習網 www.berlines-aeroport.com    發布時間:2013-05-02 15:59
    戚氏
    柳 永
    晚秋天,一霎微雨灑庭軒。檻菊蕭疏,井梧零亂,惹殘煙。凄然,望江關,飛云暗淡夕陽閑。當時宋玉悲感,向此臨水與登山。遠道迢遞,行人凄楚,倦聽隴水潺湲。正蟬吟敗葉,蛩響衰草,相應喧喧。
    孤館度日如年,風露漸變,悄悄至更闌。長天凈,絳河清淺,皓月嬋娟。思綿綿,夜永對景,那堪屈指,暗想從前。未名未祿,綺陌紅樓,往往經歲遷延。
    帝里風光好,當年少日,暮宴朝歡。況有狂朋怪侶,遇當歌對酒競流連。別來迅景如梭,舊游似夢,煙水程何限?念利名,憔悴長縈絆,追往事、空慘愁顏。漏箭移,稍覺輕寒,漸嗚咽、畫角數聲殘。對閑窗畔,停燈向曉,抱影無眠。
    【譯文】
    深秋的天氣,一陣小雨灑落在庭院。欄干邊的菊花已凋枯,井邊的梧桐也落葉飄零,好像一片片碎云殘煙。處處是凄涼景象,遠望江水關山,只有夕陽西落淡云悠閑。當年宋玉悲秋,也曾在這里涉水登山。如今我遠道而來,心中凄楚,不忍聽這隴頭流水嗚咽。更不愿聞秋蟬伴落葉悲鳴,蟋蟀在衰草中啼叫,混雜秋聲讓人意亂心煩。
    我在寂寞驛館里度日如年,在風霜漸漸寒冷的秋夜,我靜靜地坐到夜深更闌。長天一清如洗,銀河明凈如泉,皓月當空高懸,漫漫長夜里面對此景,讓我思緒綿綿,不堪屈指細算虛度的從前。那些年我未曾取得功名利祿,終日流連于楚館秦樓,白白地過了一年又一年。
    當年京城風光分外好,我年紀輕輕,一天天飲酒貪歡。更何況還有許多狂朋怪侶,遇到那酒宴歌舞更縱情流連。別后光陰如梭飛逝,想起舊游情景好像夢幻,不知這煙水征程還有多遠?擺不脫的名利牽累讓我憔悴不堪。追思往事只有滿臉愁顏。漏箭在悄悄移動,稍稍地感到輕寒,又聽到聲聲畫角凄厲響耳邊。閑站在窗戶旁邊,吹滅油燈等待拂曉,與自己影子相伴一夜無眠。

    【評點】
    《戚氏》調為長調慢詞,由柳永首創。全詞共二百一十二字,在長調中屬最長的體制之一?!镀菔稀氛{句法輕松活潑,音律和諧優美,平仄韻位錯落有致。本詞共分為三片,圍繞一個獨居旅舍的行人在夕陽西下時、入夜時、深夜到拂曉時三個時間段內的所見、所思、所感而展開。
    上片寫雨后日暮時分,獨居旅舍之人的見聞和感受。起首的“晚秋”二字,指出當時的時令是九月。然后詞人由近及遠,通過寫景來抒發感情。首先描寫近景:檻菊、井梧點綴著荒寂的旅舍,然而,檻菊已經“蕭疏”,井梧已經“零亂”,使本已荒寂的旅舍更顯蕭條。“惹殘煙”三字,字字含有豐富的意蘊。說“煙”為“殘”,突出了菊、梧已凋零,失去了原先煙籠靄密的生機;說“殘”為“惹”,刻畫出了菊、梧還在盡力搔首弄姿、賣弄風情的情形,更惹人憐惜。接著,詞人放開手筆,描寫遠景。“夕陽閑”的“閑”字,用強烈的對比、移情的手法,寫出了自己當時的心境。而從“倦聽”開始,詞人又轉而寫聽到的一切。“相應喧喧”中的“應”字,寫活了秋蟬、蟋蟀鳴叫相互呼應的秋聲。而二者的叫聲正與詞人內心的凄涼之感產生共鳴,詞人此處采用的正是融情于景的寫法。
    中片隨著時間的推移,由日暮進一步寫到更闌。此時,風清露冷,萬籟俱寂,詞人獨自一人,無法入眠,靜坐在明月下,回想著過去,思念著家人,無限愁思襲來,更凸現出他此時心中的凄涼。“長天凈,絳河清淺,皓月嬋娟”,望著浩浩夜空中片片云朵,清清的銀河,沐浴著明月的清輝,自然會讓人“思綿綿”。而在漫漫長夜,面對此情此景,哪還有心思屈指回憶從前?“未名”三句,皆為從前之事。這樣以虛襯實,更顯得情真意厚,出神入化。
    下片“帝里風光好”幾句,繼續回憶曾經年少時狂放不羈的生活,仍為中片“暗想”所想的內容。而且同樣采用虛寫,與前面緊密銜接、天衣無縫。“別來迅景如梭”宕開一筆,由虛景轉寫實景。如此一來,整首詞有虛有實,虛實相間,錯落有致,騰挪自如。“舊游似夢,煙水程何限”,由過去的快樂時光,引出了現在的孤獨寂寞,進而又引出了“念利名,憔悴長縈絆”。自己之所以離別親朋好友,獨自浪跡天涯,忍受這份孤獨和煎熬,其實就是為了那點名利。詞人回想著往事,不知不覺,更漏已快滴盡,遠處傳來陣陣凄厲的畫角聲,自己竟一夜未眠。結句“停燈向曉,抱影無眠”傳神地刻畫出一個獨自依靠窗欞、回想往事、愁緒萬千、難以入眠的天涯倦客形象,把游子孤獨凄涼的處境表現得淋漓盡致,是整篇的詞眼。
    柳永的這首詞把一個浪跡天涯的孤獨旅人的羈旅之愁刻畫得入木三分,讓人感同身受,堪稱名篇。整首詞以凄婉的基調,聲情并茂的訴說,營造出凄怨感人的氣氛,是一曲曠世的凄涼之歌。同時代的王灼其在其《碧雞漫志》中提到:“《離騷》寂寞千年后,《戚氏》凄涼一曲終”,可見《戚氏》一詞的成就之高。


    【簡析】:
      《戚氏》調是柳永創立的長調慢詞,全詞二百一十二字,是長調中最長的體制之一。通篇音律諧協,句法活潑,平仄韻位錯落有致。共分為三片,上片寫夕陽西下時,中片寫入夜時分,下片寫從深夜到拂曉,都圍僥一個獨宿旅寓的行人,寫他在這三段時間內的所見、所思和所感。

      上片描寫的是微雨剛過、夕陽西下時的情景?!竿砬铩苟贮c出了時令是在九月。詞先從近景寫起:秋雨梧桐,西風寒菊,點綴著荒寂的驛館?!甘捠琛挂姷没ㄖ驓??!噶懵洹拐f明花正黃落?!溉菤垷煛?,一字一層?!笩煛苟弧笟垺?,見出梧菊凋零、無復煙籠靄密的生氣?!笟垺苟弧溉恰?,則見出其勉為弄姿搖曳枝頭的眷戀之情,益發令人憐惜。傳神就在一個「惹」字?!钙嗳弧挂韵聦戇h景?!赶﹃栭e」的「閑」字下得好,對比強烈,是移情的手法?!妇肼牎挂韵?,轉寫所聞:一個「應」字更把蟬鳴、蛩響彼此呼應的秋聲寫活了。這里,「蟬鳴」與「蛩響」彼此相應,實際上與作者內心的凄涼之感相共鳴,這是一種融情于景的手法。

      中片從日斜到日暮,再至更闌,風清露冷,天氣漸變,人聲悄然,至此深入一層,刻畫此地此時的心理狀態。月明夜靜,一身孤旅,清宵獨坐,怎能不勾起抑郁的情思來呢?「長空凈,絳河清淺,皓月蟬娟」,但見長空云凈,銀河清淺,明月光輝,怎不讓人「思綿綿」呢?「夜永對景那堪」,六字為句,「屈指」以下轉入憶舊,純乎寫情。以虛襯實,放筆直書,情真意厚、流轉自如。

      下片「帝里」六句,寫狂放不羈的少年生活,具體地補足了「暗想」的內容。仍用虛筆,與上片密銜細接?!竸e來迅景如梭」一句轉寫實景。詞筆虛實相間,騰挪有致。以向日的歡娛,襯出如今的落寞,煙村水驛,無限凄涼。經過一番鋪墊與蓄勢,然后引出了「念利名憔悴長縈絆」一句。為什么要拋親別友,孤旅天涯,受這份煎熬呢?不正是被區區的名利所羈絆么?往事縈迴,使他數遍更籌,聽殘畫角,終夕難眠。結拍「停燈向曉,抱影無眠」為一篇詞眼,寫盡了伶仃孤處的滋味,傳神地勾畫出一個獨倚虛窗、形影相伴的天涯倦客形象。

      這首詞將羈旅情愁、身世之感寫得淋漓盡至,入木三分,是柳永的名作之一。同時代的王灼在其所著的《碧雞漫志》中轉引過「《離騷》寂寞千年后,《戚氏》凄涼一曲終」的贊語。拿《戚氏》和《離騷》相比,說明說它聲情并茂、凄怨感人,堪稱一曲曠世的凄涼之歌。




    相關閱讀

    柳永《歸朝歡》“沙汀宿雁破煙飛,溪橋殘月和霜白
    柳永《雨霖鈴》“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柳永《訴衷情近·雨晴氣爽》閱讀答案及賞析
    柳永《少年游·長安古道馬遲遲,高柳亂蟬嘶》注釋翻
    柳永《斗百花·颯颯霜飄鴛瓦》“重陽淚落如珠,長是
    柳永《斗百花·煦色韶光明媚》“黃昏乍拆秋千,空鎖

    有幫助
    (2)
    ------分隔線----------------------------
    ? 人妻杂交高HNP
  • <nav id="ok4g4"></nav>
    <menu id="ok4g4"><tt id="ok4g4"></tt></menu>
  • <nav id="ok4g4"><nav id="ok4g4"></nav></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