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ok4g4"></nav>
    <menu id="ok4g4"><tt id="ok4g4"></tt></menu>
  • <nav id="ok4g4"><nav id="ok4g4"></nav></nav>
  • ?

    李益《塞下曲四首(其一)》“燕歌未斷塞鴻飛 牧馬群嘶邊草綠”全詩賞析

    來源:海博學習網 www.berlines-aeroport.com    發布時間:2013-07-01 22:43
    塞下曲四首(其一)
    李益
      蕃州部落能結束, 朝暮馳獵黃河曲。
      燕歌未斷塞鴻飛, 牧馬群嘶邊草綠。

    賞析:
        唐代邊塞詩不乏雄渾之作,然而畢竟以表現征戍生活的艱險和將士思鄉的哀怨為多。即使一些著名的豪唱,也不免夾雜??嘀~或悲涼的情緒。當讀者翻到李益這篇塞上之作,感覺便很不同,一下子就會被那天地空闊、人歡馬叫的壯麗圖景吸引住。它在表現將士生活的滿懷豪情和反映西北風光的壯麗動人方面,是比較突出的。
      詩中“蕃州”乃泛指西北邊地(唐時另有蕃州,治所在今廣西宜山縣西,與黃河不屬),“蕃州部落”則指駐守在黃河河套(“黃河曲”)一帶的邊防部隊。軍中將士過著“歲歲金河復玉關,朝朝馬策與刀環”的生活,十分艱苦,但又被磨煉得十分堅強驍勇。首句只夸他們“能結束”,即善于戎裝打扮。作者通過對將士們英姿颯爽的外形描寫,示意讀者其善戰已不言而喻,所以下句寫“馳獵”,不復言“能”而讀者自可神會了。
      軍中馳獵,不比王公們佚游田樂,乃是一種常規的軍事訓練。健兒們樂此不疲,早晚都在操練,作好隨時迎敵的準備。正是“為報如今都護雄,匈奴且莫下云中”(同組詩其四)。“朝暮馳獵黃河曲”的行動,表現出健兒們慷慨激昂、為國獻身的精神和決勝信念,句中飽含作者對他們的贊美。
      這兩句著重刻畫人物和人物的精神風貌,后兩句則展現人物活動的遼闊背景。西北高原的景色是這樣壯麗:天高云淡,大雁群飛,歌聲飄蕩在廣袤的原野上,馬群在綠草地撒歡奔跑,是一片生氣蓬勃的氣象。
      征人們唱的“燕歌”,有人說就是《燕歌行》的曲調。目送遠去的飛雁,歌聲里誠然有北國戰士對家鄉的深切懷念。然而,飛鴻望斷而“燕歌未斷”,這開懷放歌中,也未嘗不包含歌唱者對邊地的熱愛和自豪情懷。如果說這一點在三句中表現尚不明顯,那么讀末句就毫無疑義了。
      “牧馬群嘶邊草綠”。在贊美西北邊地景色的詩句中,它幾乎可與“風吹草低見牛羊”的奇句媲美。“風吹草低”句是寫高原秋色,所以更見蒼涼;而“牧馬群嘶”句是寫高原之春,所以有油然生意。“綠”字下得絕佳。因三、四對結,上曰“塞鴻飛”,下對以“邊草綠”,可見“綠”字是動詞化了。它不盡然是一片綠油油的草色,而且寫出了“離離原上草”由枯轉榮的變化,暗示春天不知不覺又回到草原上。這與后來膾炙人口的王安石的名句“春風又綠江南岸”,都以用“綠”字見勝。在江南,春回大地,是啼鳥喚來的。而塞北的春天,則由馬群的歡嘶來迎接。“邊草綠”與“牧馬群嘶”連文,意味尤長;似乎由于馬嘶,邊草才綠得更為可愛。詩所表現的壯美豪情是十分可貴的。
     ?。ㄖ車[天)

    四首:
    蕃州部落能結束,朝暮馳獵黃河曲。
    燕歌未斷塞鴻飛,牧馬群嘶邊草綠。
    秦筑長城城已摧,漢武北上單于臺。
    古來征戰虜不盡,今日還復天兵來。
    黃河東流流九折,沙場埋恨何時絕。
    蔡琰沒去造胡笳,蘇武歸來持漢節。
    為報如今都護雄,匈奴且莫下云中。
    請書塞北陰山石,愿比燕然車騎功。




    相關閱讀

    王魯復《吊靈均》“明明唐日月,應見楚臣心”全詩
    鶴盤遠勢投孤嶼, 蟬曳殘聲過別枝--方干《旅次洋州
    “海內存知己 天涯若比鄰”王勃《送杜少府之任蜀州
    戎昱《詠史》“社稷依明主,安危托婦人”全詩翻譯
    崔涂《春夕》“水流花謝兩無情,?送盡東風過楚城”
    崔道融《梅花》“橫笛和愁聽,斜枝倚病看?!比?/a>

    有幫助
    (3)
    ------分隔線----------------------------
    ? 人妻杂交高HNP
  • <nav id="ok4g4"></nav>
    <menu id="ok4g4"><tt id="ok4g4"></tt></menu>
  • <nav id="ok4g4"><nav id="ok4g4"></nav></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