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ok4g4"></nav>
    <menu id="ok4g4"><tt id="ok4g4"></tt></menu>
  • <nav id="ok4g4"><nav id="ok4g4"></nav></nav>
  • ?

    當前位置: 首頁 > 學習資料 > 閱讀理解 >

    王宇《嗩吶》閱讀答案及解析

    來源:海博學習網 www.berlines-aeroport.com    發布時間:2022-12-25 09:59
    嗩吶
    王宇
    陳德廣做夢也不會想到,一向聽話的兒子,竟然瞞著他,偷偷報考了藝術專業,并且在專業考試中,因為嗩吶演奏,被省音樂學院錄取了。
    悶熱的七月,太陽在半空中撒野,地上像著了火。陳德廣吊著一張苦瓜臉,在屋里不停地兜圈,嘴里囁嚅著:“兒大不由爹,要翻天了。”陳放站在一旁,愣愣地看著他爹,大氣不敢喘。
    槐樹溝男人愛吹嗩吶,像是祖傳的。農閑時,村頭村尾,都是咿咿呀呀的嗩吶聲。愛吹,并不代表會吹;會吹,并不意味著能吹好。前溝的鐘一鳴與后溝的陳德廣是他們這一代人中的嗩吶高手。陳德廣吹嗩吶花樣多,用紙團塞一個鼻孔,會用另一個鼻孔吹嗩吶。嘴里噙兩個嗩吶,能吹出兩種不同的曲譜。玄絕的是,靠住墻,腳朝上,頭杵地,倒立著,照樣能吹。相比之下,鐘一鳴就簡單多了,瞇上眼,鼓著腮幫子,悠揚沉穩,似乎只要有時間,一口氣能從日出吹到日落。
    鄉下人婚喪嫁娶,都要請樂隊。這兩人各自組建團隊,年頭年尾,不間斷地忙碌。有一次,陳德廣和鐘一鳴的兩個嗩吶團隊在迎親路上相遇了??礋狒[的人不住地攛掇,想讓兩個團隊比一比,看誰更厲害。那會兒,他倆都年輕氣盛,比就比,誰怕誰。陳德廣嗩吶上挑,鑼鼓手心領神會。鼓面如撒了一碗青豆,驟然密集響起,從氣勢上壓住對方。繼而,陳德廣鼻孔嘴唇輪番上陣,時不時來個倒栽蔥,嗩吶像是他身體的一部分,不管怎么折騰,都能吹出撩人的旋律,贏得一撥又一撥的掌聲。再看鐘一鳴那邊,似乎漸入佳境,不急不躁,經典曲譜一個接一個涌出,如江河之水,不見盡頭。熱汗滿面的陳德廣心想,如再來一輪吹技表演,豈不讓人笑話我只有程咬金的三板斧。于是,陳德廣憋著一口氣,盯著鐘一鳴對吹。
    看熱鬧的人越聚越多,兩家迎親的主事人似乎忘了正事,并不著急著走。所有人從來沒聽過這么精彩的嗩吶對決,就連晚歸的羊群也站在路邊,歪著腦袋,豎起耳朵,靜靜傾聽。
    吹奏到第十七個曲譜時,陳德廣突覺心頭一熱,眼前發黑,一頭杵在硬邦邦的黃土路上。
    槐樹溝后溝離前溝并不遠,事后,鐘一鳴提著兩瓶燒酒來到陳德廣家,進門就說:“德廣哥,你說咱倆干些啥事,你倒在地上,嚇壞了我,以后可不敢這樣了。”說著,擰開瓶蓋:“今天不忙,咱哥倆喝上幾杯。”陳德廣似乎早就等鐘一鳴過來,他黑著臉,一句話也不說,從堂柜里取出嗩吶,一下狠似一下地砸在青石板做成的鍋臺上。“這輩子我都不會再吹嗩吶了,我還要給我的子孫們說,誰也不許吹嗩吶。”
    鐘一鳴眼看著嗩吶碎了一地,站不是站,坐不是坐,搓著手,一時間不知怎么說才好。陳德廣倒是不慌不忙,擰緊瓶蓋,把兩瓶酒塞進鐘一鳴懷里,擺擺手:“不要再來我家了,我不想看見你。”
    隔著窗紙,燙手的陽光進不了屋,可屋里屋外一樣悶熱。陳德廣來來回回不停地兜圈,口渴了,從水甕里舀出一瓢涼水,“咕咚咕咚”往肚子里灌。喝足了水,他轉身問兒子:“是誰教你吹嗩吶的?”陳放低著頭,摳手指頭,沒說話。陳德廣把水瓢扔進水甕里:“快說,誰教的?”陳放怯生生地抬起頭,看著窗欞,說:“是……是鐘一鳴叔叔教我的。”陳德廣聽了兒子的話,瞪大眼,喘著粗氣,抓起堂柜上的錄取通知書,三下兩下,撕得稀爛,扔進爐膛里。
    上初中那年,陳放周末回槐樹溝,一腳踏進溝口,就聽見鐘一鳴的嗩吶聲。陳放蹲在墻腳,一曲一曲地聽,聽著聽著,竟搖頭晃腦,打著節奏,嘴里跟看哼曲譜,就像極度饑餓聞到香噴噴的燉羊肉那么饞嘴。
    也不知過了多久,鐘一鳴蹲在陳放身邊。
    “好聽?”
    “好聽!”
    “想學?”
    “想學。”
    “你爹不讓。”
    “我偷著學。”
    擊掌,成交。鐘一鳴笑了,陳放也笑了。至此,叔侄倆有了一個秘密約定,每個周末放學,陳放來鐘一鳴家學吹嗩吶。
    太陽落坡,不見陳放回來,陳德廣心里亂糟糟的,在院子里兜圈。忽聞敲門聲,門口站著鐘一鳴。
    “你來干嗎?”陳德廣板著臉。
    “喝酒。”鐘一鳴輕咳一聲,“還是那兩瓶,一直沒舍得喝。”
    “不稀罕。”陳德廣伸手就要關門,看見鐘一鳴身后站著陳放,一驚,扭頭回屋去了。鐘一鳴跟著進屋,坐在炕沿兒上。
    “你說,咱山里娃考音樂學院,容易嗎?”
    “我又沒讓他考音樂學院。”
    “你真行,撕了錄取通知書,這下陳放不用上學了。”
    鐘一鳴站起來,要走,陳德廣攔在面前:“兄弟,想想辦法,娃總得上學吧。”鐘一鳴一臉無奈:“沒辦法。”
    “兄弟,別急著走,咱喝酒。”說著,陳德廣打開堂柜,胡亂翻騰。
    “行了,別翻了,看看這是啥?”陳德廣轉過身,鐘一鳴手里拿著一份嶄新的錄取通知書。陳德廣驚呆了:“這,哪來的?”鐘一鳴似笑非笑:“知道你這驢脾氣,一準兒會撕了錄取通知書,所以,我和陳放商量,事先準備了一份復制品。”
    (選自《小小說月刊》,2022年第6期)
    7.下列對小說相關內容和藝術特色的分析鑒賞,不正確的一項是( )
    A.小說中畫橫線的兩處環境描寫非常生動:第一處運用擬人、比喻的手法,寫出了天氣之熱;第二處用“燙手”“悶熱”直接形容環境特征。
    B.“兩家迎親的主事人似乎忘了正事”,晚歸的羊群“歪著腦袋,豎起耳朵,靜靜傾聽”都從側面寫出了陳德廣與鐘一鳴的嗩吶對決極為精彩。
    C.小說中有多處對話描寫,其中鐘一鳴與陳放的對話尤其簡潔,寥寥數語就寫出了兩人交流的過程,也展現了人物的性格特征。
    D.小說中的“兩瓶酒”是重要的物象,第一次是鐘一鳴帶酒來求和,第二次是鐘一鳴帶酒來商量陳放上學的事,“兩瓶酒”代表了不同的心意。
    8.小說在人物形象塑造時讓不同人物相互映襯,請結合文章內容加以分析。
    9.小說在行文中使用順敘和插敘兩種敘述方式,這樣寫有什么效果?請對此加以分析。

    參考答案
    7.A
    8.①陳放的乖巧與陳德廣的暴躁相互映襯。陳放“一向聽話”“大氣不敢喘”,陳德廣“吊著一張苦瓜臉,在屋里不停地兜圈,嘴里囁嚅著:‘兒大不由爹,要翻天了。’”
    ②陳德廣的好勝與鐘一鳴的沉穩相互映襯。陳德廣吹嗩吶花樣多,比賽時拼盡全力,最后暈倒;鐘一鳴不急不躁,漸入佳境。
    ③陳德廣的簡單粗暴與鐘一鳴的耐心細致相互映襯。陳德廣撕毀陳放的錄取通知書,導致陳放沒法上學;鐘一鳴教授陳放嗩吶,并復制錄取通知書。
    9.①小說整體上采用順敘的敘述方式,寫陳放考上音樂學院后的故事,思路清晰,故事緊湊。
    ②中間插敘陳德廣與鐘一鳴因比嗩吶結怨、陳放與鐘一鳴學嗩吶兩段故事,豐富了小說的內容,交代了人物之間的關系。
    ③順敘和插敘兩種敘述方式的使用,拓展了小說的時間和空間,有助于情節的展開,豐富了人物形象,強化了小說的主題。


    【解析】
    7.本題考查學生鑒賞小說相關內容,領悟作品的藝術魅力的能力。
    A.“第一處運用擬人、比喻的手法寫出了天氣之熱”錯,“地上像著了火”不是比喻,而是夸張。
    故選A。
    8.本題考查學生鑒賞作品的人物描寫手法的能力。
    小說中共有三個人物,陳德廣、陳放、鐘一鳴,考生要從小說的情節中尋我三個人物身上的對比點,就是找到他們的相互映襯點。
    (1)根據前兩自然段“德廣做夢也不會想到,一向聽話的兒子,竟然瞞著他,偷偷報考了藝術專業,并且在專業考試中,因為嗩吶演奏,被省音樂學院錄取了”“悶熱的七月,太陽在半空中撒野,地上像著了火。陳德廣吊著一張苦瓜臉,在屋里不停地兜圈,嘴里囁嚅著:‘兒大不由爹,要翻天了。’陳放站在一旁,愣愣地看著他爹,大氣不敢喘”分析,陳放“一向聽話”“大氣不敢喘”,陳德廣“吊著一張苦瓜臉,在屋里不停地兜圈,嘴里囁嚅著:‘兒大不由爹,要翻天了’”分析,陳放的乖巧與陳德廣的暴躁相互映襯。
    (2)根據“陳德廣吹嗩吶花樣多,用紙團塞一個鼻孔,會用另一個鼻孔吹嗩吶。嘴里噙兩個嗩吶,能吹出兩種不同的曲譜。玄絕的是,靠住墻,腳朝上,頭杵地,倒立著,照樣能吹。相比之下,鐘一鳴就簡單多了,瞇上眼,鼓著腮幫子,悠揚沉穩,似乎只要有時間,一口氣能從日出吹到日落”“陳德廣嗩吶上挑,鑼鼓手心領神會。鼓面如撒了一碗青豆,驟然密集響起,從氣勢上壓住對方。繼而,陳德廣鼻孔嘴唇輪番上陣,時不時來個倒栽蔥,嗩吶像是他身體的一部分,不管怎么折騰,都能吹出撩人的旋律,贏得一撥又一撥的掌聲。再看鐘一鳴那邊,似乎漸入佳境,不急不躁,經典曲譜一個接一個涌出,如江河之水,不見盡頭”分析,陳德廣吹嗩吶花樣多,比賽時拼盡全力,最后暈倒;鐘一鳴不急不躁,漸入佳境,可見陳德廣的好勝與鐘一鳴的沉穩相互映襯。
    (3)根據“陳德廣聽了兒子的話,瞪大眼,喘著粗氣,抓起堂柜上的錄取通知書,三下兩下,撕得稀爛,扔進爐膛里”“撕了錄取通知書,這下陳放不用上學了”“鐘一鳴似笑非笑:‘知道你這驢脾氣,一準兒會撕了錄取通知書,所以,我和陳放商量,事先準備了一份復制品’”分析,陳德廣撕毀陳放的錄取通知書,導致陳放沒法上學;鐘一鳴教陳放嗩吶,并復制錄取通知書,可見,陳德廣的簡單粗暴與鐘一鳴的耐心細致相互映襯。
    9.本題考查學生分析體裁特征和表現手法的能力。
    這篇小說的中心事件的敘述上采用順敘,即按照時間的先后順序敘述陳放考上音樂學院后的故事。小說第一二自然段先交代陳放考上了音樂學院,然后在插敘陳德廣與鐘一鳴因比嗩吶結怨和陳放與鐘一鳴學嗩吶這兩件事后,又接著敘說陳德廣撕爛并燒掉錄取通知書,最后是鐘一鳴拿出了真的錄取通知書,鐘、陳二人和好。所以,小說整體上采用順敘的敘述方式,思路清晰,故事緊湊。
    插敘,插入中心事件之外的相關情節,小說中共兩處,一是陳德廣與鐘一鳴因比嗩吶結怨,二是陳放與鐘一鳴學嗩吶。作答時,應突出敘述方式對情節、人物、主題等方面的作用。
    本文中間插敘兩件事:一處是“有一次,陳德廣和鐘一鳴的兩個嗩吶團隊在迎親路上相遇了??礋狒[的人不住攛掇,想讓兩個團隊比一比,看誰更厲害”“陳德廣憋著一口氣,盯著鐘一鳴對吹”“吹奏到第十七個曲譜時,陳德廣突覺心頭一熱,眼前發黑,一頭杵在硬邦邦的黃土路上”“一句話也不說,從堂柜里取出嗩吶,一下狠似一下地砸在青石板做成的鍋臺上。‘這輩子我都不會再吹嗩吶了,我還要給我的子孫們說,誰也不許吹嗩吶’”,此處插敘部分回顧陳德廣和鐘一鳴當年嗩吶對決,陳德廣落敗,發誓再也不吹嗩吶,這就交代了陳德廣反對兒子報考音樂學院,以及他兒子瞞著他,偷偷報考藝術專業的原因,突出了陳德廣急躁的性格。
    第二處是“上初中那年,陳放周末回槐樹溝,一腳踏進溝口,就聽見鐘一鳴的嗩吶聲”“擊掌,成交。鐘一鳴笑了,陳放也笑了。至此,叔侄倆有了一個秘密約定,每個周末放學,陳放來鐘一鳴家學吹嗩吶”“鐘一鳴手里拿著一份嶄新的錄取通知書。陳德廣驚呆了:‘這,哪來的?’鐘一鳴似笑非笑:‘知道你這驢脾氣,一準兒會撕了錄取通知書,所以,我和陳放商量,事先準備了一份復制品’”,此處插敘陳沖偷偷向鐘一鳴學習吹嗩吶,被省音樂學院錄取的原因,突出了鐘一鳴不計前嫌、沉穩機智的性格。
    總之,這篇小說采用順敘的方式敘述陳放考上音樂學院后的故事,中間又插敘陳德廣與鐘一鳴因比嗩吶結怨、陳放與鐘一鳴學嗩吶兩段故事,拓展了小說的時間和空間,有助于情節的展開,豐富了人物形象,強化了小說的主題。
    ------分隔線----------------------------
    ? 人妻杂交高HNP
  • <nav id="ok4g4"></nav>
    <menu id="ok4g4"><tt id="ok4g4"></tt></menu>
  • <nav id="ok4g4"><nav id="ok4g4"></nav></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