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ok4g4"></nav>
    <menu id="ok4g4"><tt id="ok4g4"></tt></menu>
  • <nav id="ok4g4"><nav id="ok4g4"></nav></nav>
  • ?

    當前位置: 首頁 > 學習資料 > 閱讀理解 >

    蔡東《月光下》閱讀答案

    來源:海博學習網 www.berlines-aeroport.com    發布時間:2023-01-08 16:52
    月光下
    蔡東
    她主動加了我的微信,說,劉亞,我也在深圳。
    約了幾次,大半年之后,終于定下來時間地點,人物是我和她。
    六角托盤擎過來兩杯茶,透明杯子里綠瑩瑩的,薄片正舒展成葉子,有的芽頭朝上,立于水中;有的緩緩落下,躺在杯底。她倒吸一口氣,贊嘆著真好看,一邊卻說,不用來這類地方。這類地方,大概就是指四季恒溫、落地窗通透、植物和美器環繞的玻璃屋。
    她還那么愛美,拿起手機拍杯中碧色。我趁機細看她的樣子。長白發了,眉心刻著深深的豎紋,但比起同齡人來她仍顯得年輕。她看看四周,說,我住宿舍,連個坐的地方都沒有,不然就叫你過去了。我低下頭,喉嚨一陣發緊,知道她想認認我家的門,但久居城市已不適應具有速度感的親昵,哪怕我們曾經那么熟悉。
    我和她像兩棵水草,一高一矮地生在河邊。同伴們是幾棵杏樹、成片的連翹,爬滿斜坡,向著遠處蔓延。家在河的另一邊,黃昏時分,我們爬上河沿準備回家,才發現褲腳上沾滿了蒼耳。
    我是她的小跟班,她是為我摘蒼耳的人。我和她年齡相差十幾歲,但我們親密得更像姐妹。杏煙河是我倆的嬉游之地。月光下,杏樹枝根根分明,水邊堆滿熱鬧的花影,抬頭一看,干枯的樹枝上冒出密密的杏花,酸脹的春天舒暢了。
    那晚浩浩的月光在河面上晃蕩,我抬頭看到朗照的月亮,突然覺得它待在空曠的天上那么孤單。她扭捏了一晚上,湊到我耳邊扔下一句話,我處對象了。
    原來人生是一段接著一段的,好像一下子,我們走進了各自的新生活。我交上了年齡相仿的朋友。
    事實上,我們再也沒有像以前那么親密。有時,我會想起杏煙河的河水,日日夜夜往前流,但沒人知道它流到哪里去了。
    還是在親戚家,影影綽綽地聽說,她哭鬧了幾場,到底把婚訂了。
    她說,你長大了,我是變老了。我看著她,小姨你哪里老,氣色比我強。她笑笑。
    我注意到,她拿起紙巾把桌上的水漬抹干凈,沒有水漬也來回抹。她說這些年奔走多地,最早做保潔,后面跟古法經絡的傳承人學習治療亞健康,也做過住家保姆。我明白了。在各個年齡段女性都討厭被叫成阿姨的時代,她從事著可以籠統地被稱為阿姨的各種工作。她說,城市人需要什么,我就學什么。
    攢了很多話想對她說,又怕表現出過了火的熟絡,畢竟我們在彼此的生活中失蹤已久。我瞅瞅周圍,人越來越多,鬧哄哄的,更遠的地方,看得見風景的窗子邊,坐著的人像兩對夫妻,關系還沒到可以家庭聚餐的親密程度,往往就選在外頭聊天。
    我和她曾共享大好月色,共享一段充滿情味的日子。那時,我瘦得撩起衣服能清晰地看到一根根肋骨,此刻,我正處在跟發胖、網癮、職業低谷、焦慮型購物搏斗的人生階段,睡前輾轉,雜念如潮,醒來的一剎那,身體像剛曬干的直挺挺的舊毛巾。家里也越來越狹小,萬惡的滿減和湊單造成了囤積……
    有些時刻,發現月亮竟行至窗前,先是一怔,接著心底涌上來模糊的舊事。我到底也跟它疏遠了。漫長的時光里,其實它一直在那里,照亮暗夜,移動潮水,譬喻悲歡,喚起思念,讓分離的人們在抬頭望月的一刻再度發生深刻的聯結。
    捋捋劉海,從哪里開始說起呢,就從家里的三個人開始說吧。
    家里還有三個人,跟我一起住,李榕添、周細龍和董娟玉。
    這么多人?她很驚訝地看著我。
    趕緊去通知曉茹,這是最后一面。
    我跨上自行車,騎得飛快,耳邊只有呼呼風聲。路燈昏黃,半個月亮,正努力發出微弱的光。
    遠遠地看見她的房子。
    快走快走,姥爺不行了。我呼哧呼哧喘氣,天都快塌下來了。
    她搖晃著站起來,又坐下去,說,等我把這壺水燒開了。
    我在她制造的真空中窒息了,全身不能動,也說不出一句話來。
    接下來的守靈,我哪肯理她,不光是憤怒,還有一些沉重的東西壓得人透不過氣來。
    中考那年,消息亂飛,傳她離了婚,帶著小孩走了。事后孔明說活該,厚道些的說認命。
    黃昏的幾縷陽光斜照進來,把人的影子投到遠處的地板上。我接著給她介紹,李榕添是衣柜,周細龍是餐桌,董娟玉是電腦。
    她睜大眼睛,嘴唇抖動,復又平靜下來,抓住我的手握一握。她說,劉亞,記得那個家北窗下的石榴樹嗎,有那么幾年,我叫它劉亞。
    茶已經放涼。她說要出去溜達溜達。我跟著她往外走,像一下子回到了多年前。這一刻,我辨認出胸口突然涌上來的熱流是什么,是慶幸,慶幸在我能理解更復雜的人世時,還有機會跟她相見。
    推開門,灑水車緩緩走過,噴出的水流落在路面和路旁的綠化帶上。她指著前方說,快看快看。我循著她的視線,看見一道小小的彩虹,陽光和水滴造就了它,缺了小半邊,依然夢幻鮮艷。
    她問,你家里能做飯嗎?我點點頭,能做,就是東西不全,不太像個家。她試探著問,要不去家里看看?我想起那個進門堵著一堆鞋子的住處,毫不猶豫地說,當然可以。
    橘紅的月亮出現在天地相接的地方,散射出母系的、心智成熟又充滿感情的光,安撫夜空,也慰籍人世。
    我跟著她拐進旁邊的小超市,她問,現在愛吃什么,我說,你做的都好吃。她細細挑選,把失散的白萊豆腐五花肉歸攏在一起。我拎起袋子,挽住她的胳膊,從超市里出來,往家的方向走去。
    (有刪改)
    6 .下列對本文相關內容的理解,不正確的一項是()
    A .她贊嘆著杯子里的茶,又說不用來這類地方,看得出她雖生活狀況不盡如人意,但仍保持著對美好事物的敏感。
    B .“我”與她相約飲茶,卻在關注著周圍鬧哄哄的環境,揣測著陌生人之間的關系,這是人物內心尷尬的表現。
    C .“我”和她的疏遠是因為我們彼此有了自己的新生活,有了自己的社交圈子,從此以后愈走愈遠,產生了深深的隔膜。
    D .我們都給物取人名,“我”給家具取名反映出“我”在城市生活中的孤獨,她給石榴樹取名更多的是對美好人事的懷念。
    7 .下列對本文藝術特點的分析鑒賞,不正確的一項是()
    A .“月光”是小說中一個十分重要的意象,象征著“我”和她之間純潔的情感,旨在為人物活動渲染美好氛圍。
    B .小說細節傳神,如她用紙巾反復擦拭桌面,是多年的職業養成的下意識動作,為下文她介紹自己的經歷作了鋪墊。
    C .小說把故事里兩個主人公的對話變成轉述的形式,呈現出客觀性的表達立場,營造出一種獨特的疏離感。
    D .結尾處“把失散的白菜豆腐五花肉歸攏在一起”,一語雙關,表面說購買食材,又含蓄地交代了故事的結局。
    8 .有人說小姨是一位勇敢的女性,請結合文章說說其勇敢的具體表現。
    9 .本文在材料組織上頗具特色,請結合文章具體分析。

    參考答案
    6 .C.“ 因為我們彼此有了自己的新生活,有了自己的社交圈子”原因歸納不全面。“我”和她疏遠還因為家中變故,例如姥爺去世的事情。
    7.A .“ 旨在為人物活動渲染美好氛圍”錯。“月光”還是小說的線索,對情節的發展有一定的暗示作用。
    8.①為了爭取婚姻愛情的自由,小姨不惜與家人鬧翻,被鄉鄰指責。
    ②城市生活充滿艱辛,小姨卻積極適應,努力用勤勞去追求美好生活。
    ③明知“我”對她心存芥蒂,但小姨卻主動邀約,用真情打破親人間的隔閡。
    9 .①小說以月光為線索,串聯全文。“我”和她由親密到隔膜再到和解,月光的變化伴隨著情節的發展,并對情節有一定暗示作用。
    ②小說利用時空交錯(蒙太奇手段/穿插式/截取生活橫斷面),把對過去鄉村生活的回憶與當下異地重逢的現實交錯寫來,互相映襯,拓寬了小說意境。
    ③小說采用對照式寫法塑造人物形象。雖都受到都市生活的沖擊,但她樂觀從容,“我”卻略顯焦慮頹廢,更加清晰地展示出不同的時代女性形象。
    ------分隔線----------------------------
    ? 人妻杂交高HNP
  • <nav id="ok4g4"></nav>
    <menu id="ok4g4"><tt id="ok4g4"></tt></menu>
  • <nav id="ok4g4"><nav id="ok4g4"></nav></nav>